当前位置:首页 > 幼教新闻 > 正文

疫情下民办幼儿园的自救与他援

发布时间:2020-07-10 15:20:28 作者:admin 来源:南方日报 点击:385 次
政府出手帮扶,民办园脱困加快。

6月以来,省内幼儿园学生陆续返园,“史上最长寒假”结束。但对于各地市的民办园来说,疫情带来的影响仍在持续。

日前,国家统计局中山调查队(下称“国中调”)向媒体公布了一份关于疫情影响下中山市民办园困境的调研报告。报告显示,疫情对中山民办园影响较大,园方遭遇房租薪酬之困,教师面临减薪困境。

这并非中山一市的特例。疫情下,广州、中山、珠海等地政府出手帮扶纾困,以中山金融信贷支持为例,申请贷款的幼儿园数量接近总数的三分之一。与此同时,民办园也在积极自救,通过临时转型等方式稳师资稳生源。

南方日报记者 廖瀚 马立敏 廖冰莹 冉小平

通讯员 国中调 阮滢滢

园方之困 “每个月仅租金就要10万元”

“昨天有家长订了餐,我们遵守承诺,今天再送最后一次餐,接下来就要打扫卫生,为开园做准备了。”5月下旬,中山市东区邦德英文幼儿园(下称“邦德幼儿园”)园长贺女士在得知广东省幼儿园开园的确切时间后,决定停止此前开展的外卖业务。送外卖是该幼儿园在停课期间误打误撞进行的自救举措。“我们送外卖所得收入,幼儿园分文不收,均作为教职工的个人收入。”贺女士说。

临时自救举措体现了家校之间的良性互助,但这种方式对民办园的帮助十分有限。国中调对中山教育部门和民办园的调研显示,来势汹汹的疫情让自负盈亏的民办园连续数月处于休业状态,经营情况堪忧。

中山现有民办园367所,其中普惠性民办幼儿园256所。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按照等级收取保教费,未参与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认定的幼儿园收费在每月1000—3000元/人之间。疫情前,多数民办园基本能维持收支平衡。

疫情期间,教职工薪酬支出和房租支出成为压在民办园头上的“两座大山”。据调研,65.1%的中山市受访幼儿园开园前能正常发放教职工工资,34.9%无法正常发放教职工工资。

珠海市的情况与中山市相似:民办园数量占全市幼儿园总数的八成,是珠海市学前教育的“顶梁柱”。南方号“珠海大课堂”就珠海民办园困难情况进行摸底调查显示,珠海民办园主要困难为员工工资、场地租金、社保等费用支付困难。

广州白云区一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相关负责人介绍,受疫情影响延期开园的4个月间,该园每个月都要付租金10万元,发放40多名教职员工的基本工资8万多元,4个月下来,70多万元的支出让幼儿园不堪重负。目前,幼儿园已经向银行申请一年的工资贷和租金贷,缓解幼儿园经营压力。

教师之难 停课期间收入受影响

疫情期间,国中调对中山119名幼儿园教师进行了访谈。在长达4个多月的寒假里,59.9%的受访教师选择居家办公,36.3%在待业中。

民办园教师的待遇涉及薪酬、社保、医保等,按照中山市人社局相关规定,中山大部分民办园2月、3月按中山最低工资标准发放教职工工资,部分幼儿园按最低工资标准的80%发放。

中山市某中英文幼稚园(普惠性幼儿园)反映,2—4月根据中山市劳动部门的指导意见,该幼儿园按照全市最低基本工资1720元的80%发放教职工工资。即使如此,该幼儿园也支付了25.9万元工资,2—4月总亏损约37万元。

从中山市、珠海市两市情况来看,超六成民办园已经开办了10年以上。对于长期服务于幼教岗位的教师们来说,转行的想法并不现实。在国中调的调查中,多数幼儿园教师表示仍会继续坚守幼教岗位。

返园之后 生源减少致入不敷出

“到现在,还有近四成幼儿未返园。”6月28日,广州市一所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相关负责人告诉笔者,该园每个月需要支付租金和教职员工工资共计约35万元,而生源减少带来的收入减少,让幼儿园入不敷出。

正式开园后,民办园仍需要时间消除疫情影响。由于需要支付房租、教职工工资和社保等刚性开支,又面临返还幼托费用的问题,民办园仍处于开源节流双向不畅的窘境。

在中山,93.2%的受访幼儿园反映现金流紧张,其中,44.2%的受访幼儿园表示存在需要返还幼托费用的情况。

中山市沙溪镇某幼儿园迫于现金流不足,只能临时将上学期末部分家长缴交的学费用于支付教职工工资等费用。开学后开支增加,若新生学费不能及时到位,现金流将进一步捉襟见肘。

生源的流失也成为民办园最大的忧虑之一。受疫情影响,正常的开学季延后近4个月,学期过半,直接影响部分幼儿的复学意愿。在中山,88.6%的受访幼儿园表示正面临生源流失风险,77.3%的受访幼儿园表示招收新生存在困难,72.1%的受访幼儿园表示幼儿园大班学生幼小衔接并不顺畅。

中山某英文艺术幼儿园反映,春节前幼儿园幼儿293人,疫情期间,虽然老师们做了大量的联系工作,但大约10%的家长已明确表示不送孩子复学。中山沙溪某幼儿园反映已知幼儿生源流失约40人,占总人数的18.1%。中山小榄某幼儿园反映,开学后大班幼儿准备入读小学,80%的大班小孩不打算来园复学。

开学以来,邦德幼儿园复学率约八成。“根据上级通知,暑假期间,在家长自愿的前提下,幼儿园可开展托管业务,我们计划开暑假班供学生报读。”贺女士说。

广州市一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相关负责人说,为缓解生源减少带来的收入锐减,该园向主管部门申请开展幼托班业务,但是没有获得批准。“事实上,政策是鼓励支持有条件的幼儿园开设幼托班的,目前教职工人手过剩,我们也希望增加幼托班新业务,减少一些亏损。”该负责人说,幼儿园期盼更有力的政策扶持。

帮扶纾困 部分地市减免税收和租金

5月19日,邮储银行中山市沙溪支行发放了一笔幼儿园贷,金额为100万元,贷款期限3年,发放对象为中山市小榄镇的一家民办园。

据该行工作人员介绍,该幼儿园为小榄镇最大的民办园,属于普惠型幼儿园,由于需要资金采购教育用品和设备,向该行寻求贷款。“幼儿园贷是我们去年推出的针对民办园的信用贷款,今年疫情期间,热度有所上升。”该工作人员说。

金融部门和银行机构的信贷支持,是民办园避免资金断裂风险的有效途径。目前,已有多家银行专门为民办园定制金融产品,包括农商银行的“幼儿园专享复业贷”、邮储银行的“幼儿园贷”、中国银行的“春晖贷”等。中山市教育部门介绍,超过100所幼儿园申请了贷款,贷款金额约1.1亿元。从数量上看,申请贷款的幼儿园数量接近全市总数的三分之一。

减免单位社保等费用和税收、出台减免房租政策、提前划拨生均公用经费财政拨款……在民办园呼声最高的几项纾困政策上,广州、中山、珠海等多个地市的教育部门均作出了回应。

广州市教育局明确,民办园享受金融扶持、减税降费、减轻租金、优化“五险一金”、稳定用工方面的优惠待遇。广州将2020年预算拟下达的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生均定额补助50%提前下达给各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保持幼儿园和教职工队伍稳定。民办教师从教津贴、生均补助经费等提前下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