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幼教新闻 > 正文

今年两会期间,代表委员提出了哪些关于教育的议案与提案?一起看……

发布时间:2020-05-29 17:14:06 作者:admin 来源:新华网客户端 点击:675 次

2020两会“教育之声”

受疫情影响推迟的2020年全国两会于近日召开,这届特殊的两会有许多新的变化,但与以往一样,教育话题依旧是两会期间大众普遍关注的板块。今年两会期间,代表委员提出了哪些关于教育的议案与提案?一起来听听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建议。

全国政协委员朱永新:为贫困生在线学习提供免流服务

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今年带来了十个提案,这些提案包括设立国家阅读节、加强未成年人网络素养教育等,也有不少关于“互联网+教育”的。

朱永新表示,要构建以学习者为中心的终身学习体系,应考虑和照顾到贫困家庭等弱势群体的需要,以跨越数字鸿沟、保障教育公平。为此,朱永新建议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全面实行公益性学习资源和中小学生在线学习免流服务。

一是对进行网络课程学习的贫困学生提供网络流量补贴,并逐步扩大到所有中小学生。教育部、民政部、工信部合作,为家庭没有能力安装宽带的贫困学生提供网络课程流量补贴费用。具体可以使用“双列表”的方式:民政部门列出符合一定条件的贫困学生名单,教育部门列出可以免流量的学习类网站,工信部门协调运营商提供技术支持。符合条件的贫困学生在这些列表内的网站进行学习时减免流量费,可以采取运营商为学生提供免流服务后获取政府补贴形式进行。

二是推进对所有公益性学习资源提供免流服务。首先,教育部及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加强对公益类学习资源的甄别,选出一批质量高、效益好、使用广泛、公益性突出的学习资源类网站和APP。其次,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向三大运营商支付定额的流量费用,购买流量定向服务。所有学习者在浏览、使用这些公益性学习资源时实行定向免流。

全国政协委员程建平:全面振兴“县中”教育

近年来,不少地方“县中”(县域普通高中)受经济发展水平制约、城镇化进程不断加速、区域公共政策失衡等因素影响,优秀教师、优秀学生不断流失,导致“县中”教育质量不断下滑,县域教育生态日益恶化,甚至在一些地方出现了“县中塌陷现象”。为了防止“县中塌陷现象”蔓延,避免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程建平就全面振兴“县中”教育提出5点建议。

一是从国家治理现代化高度审视“县中”教育的重要地位。“县中”是城乡教育的纽带,寄托着乡村老百姓对教育改变命运的最后期望,“县中”塌陷了,也就打碎了老百姓最后的“教育梦”;二是赋予都市圈中心城市(省会城市、地级市)对“县中”教育的统筹管理权。要强化和提升“县中”教育的管理层级,将“县中”教育纳入都市圈中心城市教育公共服务规划,对“县中”教育进行一体化管理,强化对“县中”教育发展的支持和保障力度;三是明确高中教育公共服务边界,严禁高中学校各种形式的跨行政区域招生行为。各级政府应严禁高中学校跨行政区域招生,全面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提出的“公办民办普通高中按审批机关统一批准的招生计划、范围、标准和方式同步招生”的要求;四是实施“‘县中’教育振兴五年行动计划”。建议国家在“十四五”期间,全面实施“‘县中’教育振兴五年行动计划”,提高“县中”教育的保障水平,全面提升“县中”教育办学条件,实施“县中”振兴人才固本计划,实施优质高中优秀人才“县中”支教工程;五是在高等学校招生中给予县及县以下中学政策倾斜。从高等教育选拔机制着手,提高“县中”人才接受高等教育比例,帮助县中吸纳和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将来反哺县中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戴立益:进一步深化中小学教职工编制改革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副主委、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戴立益今年带来的提案与教师编制改革相关。他指出,当前我国编制制度存在三个方面的不足,一是编制管理体制机制不够顺畅,包括协同合作不畅,跨系统、跨学段调剂编制难落实,跨区域调剂难以推进等;二是编制的身份属性突出,编制使用效益不高。实践中编制缺乏合理的退出机制和激励机制,一些地区存在无法胜任教学工作的教师长期占用编制,甚至出现“在编不在岗”现象;三是编外聘用教师质量参差不齐、稳定性差,存在潜在风险。

为此,戴立益建议:

第一,进一步完善编制管理体制机制。一是深入推进“县管校聘”改革。在试点基础上推进“县管校聘”改革,明确县级编制部门负责制定编制标准、核定编制总量,人社部门负责核定岗位总量,教育部门负责在总量内统筹师资配置;二是缩短编制核定周期。将中小学教师编制核定的周期缩短至一年,动态适应学龄人口的增减变化;三是结合各类学校实际情况完善编制标准。科学评估各级各类教师队伍需求总量,统筹考虑教师定期参加培训、休产假、寄宿制学校、民族地区双语教学等因素,核增编制数。

第二,不断提高编制使用效益。一是充分把握外部政策机遇,推动编制跨地区、跨行业调整;二是强化学校内部管理;三是完善激励约束机制。强化课时量在中小学教师考核评价和职称评聘指标体系中的权重,对专任教师在岗不上课或课时量达不到规定标准的,在职称评审、岗位聘用、聘期考核、绩效工资分配等方面予以约束。

第三,完善教职工聘任制度,回归“编制”的制度初衷。一是规范教职工聘任制度。明确教职工聘任的条件、程序以及各方权责关系,强化聘任制度的作用和功能;二是完善能进能出的动态调整机制。以聘任合同内的岗位职责作为考核依据,通过低聘、转岗、解聘的方式逐步淘汰不合格教师;三是推动编制内外工资与社保制度逐步并轨;四是构建平等的职业发展平台。畅通聘期内非在编教师的职业发展渠道,使其与在编教师享有同等的职称评聘、专业培训、评优评先、交流轮岗机会。

戴立益期待通过以上措施,最终构建中国特色的兼有市场化活力和政府宏观调控优势的灵活、自主、本土化的教职工人事管理制度。

108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建议:为中小学生松绑减负

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民建福建省委主委吴志明领衔,崔玉英、邢善萍、雷春美、陈义兴、湛如、曹晖等108名全国政协委员共同联名,提交了《关于落实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为中小学生松绑减负的提案》。

提案中,委员们提出了4点建议。一是转变社会育才观念。要扭转各行业招录人员唯名牌高校、唯文凭学历倾向,重视考查求职者的综合素质,包括身体素质,做到唯才是举。要加强社会宣传和对家长的引导,将孩子的身心健康排在第一位,尊重教育的规律和孩子成长的自由;二是建立多元考评体系。要用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完善对学校和教师的考核激励办法,严禁给学校下达升学指标或单纯以升学率评价及奖惩学校和教师;三是真正实现素质教育。要切实转变教育理念,改革教学管理,大量启用专业干部,让爱教育、懂教育的人管教育;四是全面提高体育权重。一方面,探索实施体育测试过程性评价,激发学生、家长、学校内生动力,主动增加体育锻炼时间和师资投入。另一方面,保证中小学校公用经费中有合理的比例用于体育支出,提升学校体育场地和设施。

据了解,为确保提案内容客观反映学校、学生和家长的愿望,从4月初起,吴志明率民建福建省委“减负课题组”就先后深入南平、福州、宁德、平潭等地调研,倾听教育界专家学者、一线教师、学生和家长意见建议,不断深化论证打磨,百易其稿不断修改完善。

全国人大代表张志勇:把抗疫精神教育纳入中小学专题教育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张志勇今年带来加快建立网络学习公共服务体系、在新型城镇化建设中重构基础教育公共服务体系等建议。同时,他还建议把抗疫精神教育纳入中小学专题教育课程,在广大中小学生中系统开展抗疫精神教育,将抗疫精神熔铸成堪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的精神底色。

为此,张志勇提出5点具体建议,一是加强抗疫精神研究,为系统开展中小学生价值观教育提供思想基础;加强抗疫价值观教育主题研究,为系统开展中小学生价值观教育提供理论基础;加强抗疫价值观教育载体研究,为系统加强中小学生价值观教育提供科学内容;加强抗疫价值观教育课程资源研究,为系统开展中小学生价值观教育提供课程资源包;科学安排抗疫价值观教育,为系统开展中小学生价值观教育提供政策保障。

全国政协委员胡卫:两条腿走路办好学前教育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胡卫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已有8年,他表示,只有切实履行委员职责,才能以实际行动写好“委员作业”。今年,他带来了关于完善高职扩招工作、支持行业企业举办职业院校、加快我国公民科学素质评测体系建设等提案。同时,他继续就“学前教育”发声,带来了《关于坚持两条腿走路,办好人民满意的学前教育的提案》。

胡卫表示,鉴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未来学前教育还必须坚持公办民办一起上,鼓励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办园,才能更好完成普及普惠目标。为此他建议:一是个性化定制配套园普惠解决方案。针对公建配套民办园,应在充分调研基础上,考虑幼儿园产权归属、租赁形式等,为每个配套园定制适切方案;二是充分尊重举办者自愿选择原则。政府应通过普惠认定标准,制定普惠准入条件和退出机制,所有办园形式都应允许尝试,而不应一刀切、齐步走;三是着力挖潜普惠性教育学位资源。政府应持续加大财政投入,大力发展公办普惠园。同时,要分类制定民办园普惠认定标准、补助标准与扶持政策,积极向民办园购买服务,并引导民办园转型或开办普惠班,鼓励民办园提供更多普惠性学位资源;四是努力缓解民办园办学成本压力;五是大力支持民办园师资队伍建设。在财力允许情况下,各级政府应考虑建立民办园从教津贴制度,并将民办园教师统一纳入政府师资培养体系之中,给予相应经费保障和政策便利,以增加幼教职业的吸引力和稳定性。

全国政协委员吴碧霞:进一步规范中小学在线教育市场

近年来,网络在线教育平台发展迅猛,形成了庞大的在线教育市场。但因其仍处于发展阶段,存在着诸多问题,令人担忧。一是在线教育平台鱼龙混杂,超前、拔高的学科类教育严重误导消费者现象较为普遍,产品广告营销过度、学习解答问题不精准的问题也比较突出,在线授课教师资质良莠不齐;二是在线教育市场监管困难。现有一些涉及互联网经营服务的行业标准或政策性规定较为零星分散,相互之间规范不一,导致在线教育行业准入门槛较低,为许多无资质、师资水平低且教学内容低劣的在线教育平台提供了可乘之机。

为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音乐学院教授吴碧霞建议,一是积极推动在线教育立法。建议司法部门积极修订和完善涉及教育、互联网和文化传播方面的法律法规,尤其是要出台专门针对在线教育的管理办法,确保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和治理有法可依、有章可循;二是加强在线教育市场监管。建议由市场监管、教育、互联网管理等多部门联合成立专门的在线教育培训平台审查管理机构,推出线上教育黑白名单制度,根据督查结果定期向社会公开合规(白名单)和不合规(黑名单)的在线教育平台,规范面向中小学生利用互联网技术实施的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活动;三是扶持合法在线教育平台。目前很多课程通过在线教育平台进行传播,使许多学生获益,比如“慕课”“公开课”等。建议教育部门加大对优质在线教育平台和资源的甄别优选力度、扶持力度以及推广力度。(本报记者 黄浩 综合整理)

《中国教师报》2020年05月27日第2版

来源:新华号 中国教育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