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幼教新闻 > 正文

园长痛点:拿什么拯救你,幼师的高离职率

发布时间:2020-10-12 13:25:55 作者:蛋君 来源: 点击:227 次

当代学前教育网作为专业幼师、儿童类赛事主办方,在深耕幼教领域近10年的时间里,与两岸三地及新加坡地区的近万所幼儿园园长、教育集团负责人进行合作交流中发现,无论是公立幼儿园、民办幼儿园,幼师高离职率是困扰园所管理最大的难题之一。

不同教龄幼师转行意愿对比

从数据上看,教龄1年以下的新幼师“经常考虑转行”的占比最大,达到43%,其次为教龄10-15年的幼师,从“已经决定离职或已离职”的数据来看,可谓是3年一个“坎”,因教龄1-3年的幼师离开率最高,达到9.5%。其中民办普惠园幼师离职率最高可达92.3%。(数据来源:大象山教育智库&幼师口袋)

低收入、高压力正在逼走优秀幼师

幼师离职率只是表象,该问题更深层次的答案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得到。

图片来自网络

从生活待遇方面来看:多数幼儿园及幼教机构都可以为幼师提供包住宿待遇,为刚毕业的她们营造家的氛围。除此之外,也为幼师提供免费餐饮待遇,为幼师节省大笔生活成本,在一线、二线城市这两项优势相对于其他行业与岗位是不可多得的福利。

从行业收入上来看:由于幼师入行门槛不高、学历水平整体偏低,新晋小白月收入普遍在2000元以下,部分地区月薪酬只有500-1000元。很多幼师都是信心满满入职,逐渐被低收入消磨掉满腔的职业热情。

从职业上升通道上来看:学前专业的毕业生非常抢手,各园施展浑身解数吸引她们到园,经历过热门专业遭人哄抢的虚假繁荣后,而入职后多数幼师发现,每日虽然工作劳累繁琐,但是职业晋升通道非常不明晰。园所为了创造收益压缩成本,在幼师职业培训上投入不多,导致幼师群体在工作后,对自己的职业道路产生怀疑迷茫。

从职业价值上来看:中国人对学前教育的重视程度逐年增加,家长们把更多的热情与金钱投入到校外才艺培训机构,对园所的功能定位局限在看护幼儿的范畴,幼儿教师的职业价值得不到根本性的肯定。

从国家投入角度来看, 根据教育部发布的2019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快报,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为40049亿元,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阶段教育、高等教育经费总投入分别为4099亿元、22780亿元、7730亿元、13464亿元,比上年分别增长11.63%、9.12%、7.53%、11.99%。与其他教育阶段投入相比,尽管教育投入在持续增长,但在学前教育方面的投入总体依然偏低。

从社会角度来看,幼师的社会地位偏低,除学历因素,舆论导向也吹了部分偏门的风。绝大多数幼师热爱孩子,在看护与教育时秉持专业性,个别负面新闻发生,媒体的报道、炒作把幼师描绘成洪水猛兽,导致社会上很多人在把幼儿送园前忐忑不已,戴着有色眼镜看待所有老师,很多幼师承受着她们本不该承受的无形压力。

如何从根本上解决幼师高离职率

在与幼师群体接触的过程中,当代学前教育网小编可以负责任的说,作为与低幼直接接触的群体,幼师是教育领域最可爱的育苗人,所以稳定教师群体,从根本上改善幼师待遇,是我们喜闻乐见的结果。

图片来自网络

国家政策,园所扶持

国家将学前教育作为建设和谐社会的重大民生工程,是各地政府的重要工作日程,并从政策层面加强幼儿教师队伍的建设,依法落实幼儿教师地位和待遇。

但在实际操作层面,多数地方并没有落实《幼儿园教职工工资保障办法》(幼儿教师工资不低于当地公务员)、《专业技术职称(职务)评聘机制》和社会保障政策,提升和稳定幼师队伍的道路走得缓慢而艰难。职能部门必须意识到,重视幼儿教师的培养与待遇问题对学前教育整体提升的重要性,必须多种渠道加大对学前教育投入,各级政府要将学前教育经费列入财政预算。

在教育主管部门的监管下,园所必须切实落实幼师待遇问题,让该群体的劳动与收入持正比。优秀的幼师是专业的育儿师、咨询师与客服的结合体,但是拿着与工作强度不匹配的薪酬不利于教师队伍的稳定性。

人文关怀,职业晋升

很多幼师在执业期间非常迷茫:工作强度大,工种复杂,既需要专业的教育素养,又需要客服的沟通技巧,靠自身学习无法满足家长与幼儿的教养需求。

小编建议,园所需要建立常规、长期专业培训机制,帮助教师在职业晋升的道路上“武装”自己,提升个人素质。既满足家长对素质教育的刚性需求,同时满足教师自我价值的实现。明确职业晋升通道,为幼师树立职业目标。

同时,在团队建设与人文关怀等方面增加教师对园所的认同感,让教师产生价值认同,并与园所共同进步。

舆论导向,社会认同

近年来,虐童事件频发,其中不少是发生在幼儿园中的恶性事件。这些事件虽极具代表性,但是这并不代表广大幼师队伍的整体现状。人性使然,任何行业都可能出现突发、意外、恶劣并引发公众批判的事件,幼师团队也不例外。但是因为施虐对象是儿童,施暴主体是人民教师,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下,公众对该类事件的关注度更高,愤怒指数更高。

社会对幼师团体不止监督的职责,更有认同的责任。每个家长都会抱着“这个老师会不会虐待我孩子”的怀疑态度先入为主,教师获得信任像抽丝剥茧。社会应该给幼儿教师更多的理解和宽容,家园共育才不是一句口号。

教师团队的流动率是对一个园所领导的运营能力最大的考验之一,小编在此呼吁,关注幼师,关注她们的薪酬待遇、成长道路及社会价值,打造一支专业稳定的幼师团队绝不是一句口号。